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雕塑中的浓浓乡愁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5-28 02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作者:贺嘉年

乡愁,是二十世纪中国留洋知识分子的文化情结。文学作品则是抚平创伤的一剂良药。学者余虹在《艺术与归家》中这样说道:“现代人是一群离家出走的漂泊者。正因如此,现时代的诗与思都禀有一种天命或责任:引领人们归家。”而法籍华人艺术家、哲学家熊秉明选择以雕塑的形式,让一尊尊作品负荷起浓浓的乡愁。《关于罗丹:熊秉明日记摘抄》就记录了他青年时代修习雕塑艺术时的所见与思考。

熊秉明的雕塑生涯从师法西洋开始,最终达成融贯中西的境界。旅法之后,他首先修习哲学,一年之后转攻雕塑艺术,进入法国茹里安画院学习。在那里,他受到雕塑大师罗丹、布尔代勒作品的熏陶。在浪漫主义雕塑中,熊秉明逐渐体会到青年人身体与心灵的双重解放,寻找到艺术中美好而纯粹的生命情感。与此同时,启蒙导师纪蒙勤奋、严谨的工作态度,以及对弟子的朝督暮责,都使熊秉明逐渐意识到:雕塑不是对人体的机械解剖,不是自娱自乐的消闲工具,而是肩负着反映人类精神存在的崇高使命。

在诸多雕刻大师中,熊秉明格外中意罗丹,认为罗丹是现代雕刻史的第一人,是浪漫主义雕刻艺术的巅峰。熊秉明日记中,大部分篇幅都是对大师作品的鉴赏分析。在他看来,罗丹的作品是一部个人的史诗,不以和谐整一为美,而是要歌颂缺陷与痛苦:塌鼻子的人、臃肿的母体、枯槁的老妪、苍老的雨果等。正是在缺陷与脆弱中,人类才获得生存的意义。正因为生而不完美,人类才具备追求自由与永恒的权力。《地狱之门》就把人物的飞翔雀跃,勾勒得淋漓尽致;《青铜时代》则刻画出青春少年身心觉醒的刹那,塑造出少壮生命的仪态与心态,被诗人里尔克称为“行动的诞生”与“自我意识的觉醒”。

浪漫主义的核心是生命的悲剧感与英雄主义,正如庄子所言“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殆己”。当归于死灭的宿命不可逃脱,克服死亡的痛苦迸射生的欢歌,这就是艺术家的使命。《加莱义民》刻画了英法百年战争期间,法国加莱城六壮士为民请命捐躯的悲壮故事。在罗丹的作品中,这六位市民并不是面不改色、视死如归,而是集惊讶、怜悯、愁苦、怅惘为一体。正是从壮士们复杂的表情神态中,我们体会到了人生的意义。舍生取义,就愈显弥足珍贵。